在輿論的壓力下,廣西玉林官方終於扛不住了,宣佈與狗肉節無關。按照官方說法,“狗肉節”只是個別商家和民間的一種說法,玉林市各級政府和民間組織都沒有舉辦過任何形式的所謂“夏至荔枝狗肉節”活動。不但如此,還對狗字諱莫如深。“市政府通過商會向商戶發佈‘口頭通知’,禁止任何人當街宰殺狗類,禁止通過各種字號向公眾招徠狗肉生意……一旦發現有商鋪違規操作,將暫扣其營業執照!”這讓一位肉鋪老闆感嘆政府的口風變得真快。
  我相信玉林官方對狗本身持有一定態度。這種態度是中立的,是無所謂愛憎的,即可以主張吃,也可以主張不吃。以往的狗肉節,其實醉翁之意不在狗,而在於雞的屁(GDP)。熱熱鬧鬧地一宣傳,一忽悠,那麼多人來了,消費的數字亮了,這是很多地方政府熱衷於這節那節的動力。反過來設想一下,假如沒有狗肉節也能帶來更多的人流,拉動更大的消費能力,那麼相信玉林全城早已沒有狗肉攤子了。所以,要說服別人,訴諸於利益遠比訴諸於理性更直接,更有效果。
  可惜反對吃狗肉的那部分人民沒有此等覺悟,文明、伴侶動物這樣的高端詞彙漫天飛舞,擺出了一副刺刀見紅、不分生死不罷休的架勢。擁護吃狗肉的那部分人就不幹了,你有火箭大炮,我有刀槍劍戟,你有不吃的權利,我也有吃的權利,於是旁徵博引,從人類茹毛飲血的歷史說起,從中世紀的歐洲講到近代的韓國思密達,從人權爭到狗權,從我嘴裡的肉到你身上的皮草,時間都去哪兒了?時間都在這樣的爭辯聲里悄悄溜走。
  時至今日,隨著官方退出狗肉節,這樣的爭辯似乎也分出了結果。那麼,誰贏了呢?依我看,誰都沒贏。如果兩種思想的交鋒一定要分出一個勝負的話,那麼一定是以一種思想被徹底壓製為標桿的。可是,雖然變成了X肉,但不能改變吃的就是狗肉的現實,只不過沒那麼張揚罷了。該吃的繼續吃,不吃的繼續不吃。大抵也就這麼一個結果。某種意義上,這也算是一個好結果。狗肉可以吃,但是大張旗鼓地宣揚,無形中對愛狗人士是一種損害;你可以反對吃狗肉,但是這樣的反對應從自己做起,而禁止別人吃狗肉,視吃狗肉者為進化未完全的野蠻人士,這對別人也是一種侮辱。以口水相加,以穢語指責,這可不是文明的方式,也不是我們和狗狗們進化的方向。愛狗人士,可以多拍幾部忠犬八公這樣的電影,食狗人士,也可以撰文講述講述狗肉的溫補效用,看誰更有說服力,比這樣直接刀兵相見段位高得多。文明嗎,不就在於教化嗎?
  (原標題:狗肉節之爭,何必刀光劍影)
創作者介紹

情趣用品

jn35jnlaw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